德国叫“工业4.0” 中国叫“互联网+”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一场由新科技革命推动的工业革命正在兴起。对此,美英流行的名称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德国叫工业4.0,中国叫互联网+。然而,最近美国泰勒考恩的一本畅销书《大停滞?》提出了与众不同的评估。他认为,美国经济之所以停滞,主要是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已经摘取了低垂的果实,如大量土地的开发利用红利;大幅提升受教育人口比例的红利;更重要的是:过去的观念认为,18世纪的工业革命打破了人类的局限,我们也可以一直使经济保持高增长。而新的观念是:科技正处在一个高位停滞期。我们恰恰坐在最顶端,等待着下一次大的革命性成长。

  考恩指出,目前支撑经济的主要科技成果都是在1940年之前发明的,在这之后,最重要的发明只有计算机,其他乏善可陈,由此形成了科技高原。考恩对美国经济衰退原因的独特思考,应该肯定。但笔者以为,他对科技创新规律及对互联网作用的评估等,却有可商榷之处。

  比如,对于科技创新目前处在大停滞的结论,是很有争议的。考恩列举的许多现象,说明了科技发展随时间和空间都呈波浪起伏状的规律。在不同科技领域之间,存在发展的不平衡性。

  一般来说,与比特世界有关如计算机、网络等技术发展迅速,与原子世界有关的如动力等技术发展就相对较慢。考恩谈到当今科技发展的缓慢,举了航天技术的例子。他说:登上月球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奋感,被认为象征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但事实上,登月这件事更多是旧科技发展到巅峰的标志。实际上,就航天技术来说,主要与信息技术相关的卫星领域发展快,主要与动力技术相关的航天运载领域发展就较慢。这种不平衡性正是推动科技进步的重要内因。科技的发展,有些像地震现象,在长期积累能量之后,总可以在某些薄弱环节,找到突破口。目前,在互联网、智能机器人等领域,正涌现出这种新的突破口。

  又如,关于科技创新的发展史,考恩只是根据美国一位学者的一本书而作出的。这本书给出的对1亿人的科技创新的平均数随年度的变化,其结果是在1873年达到峰值,以后逐年下降。

  事实上,这种统计并不全面。一是不同的创新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差别很大。少数颠覆性技术和众多影响较小的创新技术,其作用不能同日而语。例如蒸汽机的发明助推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电力的广泛应用助推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将它们和诸如电冰箱、录音机等放在一起统计,大大影响了科技创新已经停滞这个结论的说服力。二是,以人口来平均也不妥当。从1873年到现在,世界人口增加了近10倍,但人口大多数是在发展中国家增加的,其受教育的程度偏低,这种统计就大大拉低了近100年的平均创新数。

  再如,考恩对互联网等新技术影响的评价显然偏低。他提出:互联网的大部分价值在个人层面上实现,而不会出现在生产力的统计数据上。其实,今天的互联网,正在从人人相连迈向物物相连,从而渗入各行各业。这意味着,各行业如制造、医疗、农业、交通、运输、教育都将被互联网化。这将极大改善提高工业、农业和服务业的效率,从而拉动GDP的增长。

  由此,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互联网+行动计划,将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互联网+制造服务业顶层设计专家、金模网CEO罗百辉认为,由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技术引发的科技革命,正在从骤然爆发转向理性发展。历次科技革命都经历过从发展到成长、相互衔接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新科技应用进行探索,这是科技革命的镀金时代。第二阶段是关注如何更有效地利用新科技,使其更广泛、更方便、更可靠、更安全,这是科技革命的黄金时代。正在发生的新科技革命也是如此,只是它的过渡阶段更短。目前我们正处于在两个阶段转换的关键时刻,因此,我们一定要抓住机遇,顺势而为,迎接科技革命的黄金时代。

上一篇:董明珠:我们格力的机器人是世界最一流的!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