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产业工人短缺严重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现在社会上会开车的人越来越多,会修车的人越来越少。这句话多少道出了目前我国高技能人才缺乏的尴尬。

  《中国制造2025》提出了以提质增效为中心,加快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推进中国制造向智能制造升级。发展离不开人才,过去30多年,中国制造业工人基本是依靠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且大部分服务于对技能没有过多要求的低端制造业和低端服务领域。

  而今,中国提出制造业升级,互联网、3D打印等全面介入智能制造的生产模式,对于工人的技能提出新的标准,隐藏的矛盾开始凸显。

  人社部一项统计显示,中国2.25亿第二产业就业人员中,技能劳动者总量为1.19亿人,其中高技能人才约3117万人,且严重缺乏,仅制造业高级技工缺口就达400余万人。鉴于人口红利的消失,10年后中国进入工业强国行列,这一缺口或将进一步扩大。

  职业技能培训院校曾被寄予培养高端产业工人的厚望,但多年来,职业技术院校仍未迎来发展的春天。

  职业院校发展最大的瓶颈来自生源。例如中等职业院校,多年来,学习成绩不好的,对于学习没多大兴趣的学生都被挡在高等教育的门外,而中等职业院校只能在这些学生中展开生源大战,为了生存,职业学校大多没有入学门槛,采用面试入学,那么学生的素质就不言而喻了。此外,由于社会偏见等原因,很多家长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报考职业院校,一些职业院校的招生计划还完成不到一半。

  职业学校的办学条件、师资力量配备普遍低于普通高等院校。一些地方财政对职业教育投入能力有限,仅能维持正常运转,特别是县级职业学校办学条件较差,部分甚至停留在一只粉笔、一本书的水平。缺乏专业教师,没有配套的实训设备,学生参加实训锻炼、定岗实习的机会很少。

  上述原因是造成我国职业教育迟迟得不到发展元凶。而作为人才需求端的企业也面临多重困扰,一线员工缺乏、人工成本高企等促使他们引入工业机器人,但工业机器人并非一切,大部分的工作还是需要手工完成,高端产业工人显得非常重要。

  改变尤为迫切。德国双元制培训体系正在被国内借鉴。今年3月,广东工业大学和德国埃斯林根应用科技大学达成在中国开展双元制教育合作。

  所谓双元制,即企业与职校联合培养学生,一元是企业,另一元是职业学校,要求把传统学徒工培训与现代职业教育结合在一起,学生与企业签订教育合同,学生在企业以学徒工身份、在学校则以学生身份接受系统的职业教育。

  双元制合作的中国版本为校企合作,这种校企合作在中国数量众多,但大多流于形式。大多数企业缺乏长远且稳定的人力资源规划,不愿承担太高的培养成本,更多的是为了满足企业临时性的用工需求。

  需下力气改变的是劳动工人的社会地位问题。一线产业工人长期处于待遇偏低、工作坏境恶劣状况。职校毕业生证书不被认可,与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人员相比技能更高,待遇却相当。江苏省2014年中职毕业生的平均底薪仅为1918元,为全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40%。

  此外,职校学生在择业、升学、报考公务员等方面存在诸多歧视。产业工人上升空间需要进一步打开,能够取得更多认可。例如,目前公务员和村官的报名是否可以把学籍要求降低,让产业工人有一个新的上升空间值得探讨。

  当然,高端产业工人的缺乏远非上述技术性措施能解决的,根本是建立一套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提高产业工人的社会地位。唯此,才能在制造业全面升级中避免遭遇高端产业工人断层危机。

上一篇:潘石屹写微博 发难顺特电气设备_6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